plzstyHRe

信仰克苏鲁的汽车人,热爱彩虹小马的人偶爱好者,混入scp的拉文克劳,已及生活在Land of Ooo的lolita收藏癖。deadpool在上,让我们走出southpark,在自家的门前插上一束逆十字架吧。因为【The Machine】正在看着你。

残渣

Ode An Die Freude:

《赤的灾难》的后续,亚瑟和摩根性转,也有一点点薇薇安可以性转的暗示






摩根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卡美洛已经进入严冬。他藏身在南面一处堡垒,距离王城有大约两天的脚程,离大路很近,多队车马并行而过时,马蹄声轰隆,能震动积雪和冰柱。偶尔,当摩根站在窗口,一支冰柱掠过他眼前落进雪堆,连坠地声都未发出,像一个悄无声息的死婴。他看着它在雪堆上砸出一块凹痕,想象肚子里那个东西也会在数月后如此落下。它当然不是死的,却也不是寻常孩子,若被薇薇安看到,肯定会惊奇地赞叹他是如此神奇。为此他早就准备好了孩子的名字——一周之始或礼拜日,无论哪天都好,骑士莫德雷将会诞生在春末接近夏季的一个月份。


外面很冷,摩根却想出去。他大可化掉这些冰雪,但好容易得来的力量不该这么挥霍,他选择穿一双厚靴子,慢慢地移动身体。


几天前随从从王都送来他嫌累赘丢下的物件,其中就有这件长袍,红褐色,边缘缀有丝带,是他母亲生前常夸赞的款式。摩根嫌它太有过去的味道,不爱上身,而今天他能找到的最厚实的就是这件。袍子腰身宽松,刚好遮住他异样的部分。摩根罩上斗篷拉好兜帽,把手拢在厚重的布料里。灰褐色带点绿色的斗篷布料长出一截,落下的阴影恰好笼罩住面孔,令他越发阴郁。


雪落在大门前,摩根眯起眼睛,木桥应声而下,自发地为他选出一条道路。


门旁挂着的铜盾倒映着他,兜帽拉起的模样像极了另一个人。


想到任何人都让摩根感觉厌烦。还有五个月,他胜券在握,不愿为任何无用事烦心。怀孕花去他绝大部分力气,一度枯竭得几乎死去。虽说难关已过,该有的节省还是得有。


他向东走出一段,脚印落在地里。雪小了些,却仍在下,稀稀落落地盖住足迹。


吞噬湖上仙女薇薇安以后,摩根对魔力的嗅觉超越了他对性/爱乃至孩子的反应。经年的多疑和敏感在这一刻被赋予价值,它们生来就要为不可思议服务,一花一草都有通灵时刻,它们捕捉的正是如此瞬间。一片雪花飘落之前已经被万物盯在眼里,一切异动都宣告着它要到来。


若尤瑟王有幸见到现在的他,必定会说些诸如“像王和骑士一样敬爱这片土地。万一这片土地遭遇灾难或者险恶,你发誓你用生命换取它平安。你的兄弟如此,你也应如此”的话。摩根早已看清他父亲言而无信,复仇由此而起,可当他真正接近胜利,却丝毫没了最初那种疯狂。热情似乎同样被腹中胎儿吸收了,摩根变得冷淡、无所事事,还多出些奇异的宽容。往年他总是诅咒雪花,今天却纵容它们落在颈间抚慰他因怀孕和魔力循环而生的燥热。


往东有一座湖泊,他常在那散步。怀孕期间不能做太多运动,他稳妥行事,以步行代替骑马,剑和法杖也放下了,用一本书充当武器。


薇薇安与他亲近,提起过梅林。她说梅林将在这几个月前往苹果岛,天知道要做什么,即便是魔术师也对那片荒地束手无策,梅林倒乐在其中。


那个男人不是纯粹的人,摩根不知道他父母是谁,却直觉梅林与亚瑟一样令他本能地提防。


要不是梅林在魔术上帮助过他,他们连招呼都不会打。


雪停了,他在湖边拨出一块,坐到湿润的石块上收拢双腿。太阳投下一道影子,恰好落在脚旁。




摩根凡事都算得很细,唯独没有料到:梅林提前回来了。




暖热的阳光和怀孕一样令摩根昏昏欲睡,半蜷缩着,靠在树干上消化那些无法纳入系统的魔力残渣。有些连带着记忆,他不得不阅览一遍再做打算,以免里头混着什么咒术。


薇薇安是个傻女人,她(或说他)能把摩根当成推心置腹之人,实在是白长一双漂亮眼睛。她消失前惊恐万状,衰弱地倒在地上,金发散成一片,可摩根知道她不会央求他任何东西,脆弱高贵的薇薇安比他有身份得多,心怀怜悯却不真的将摩根置于平等之地。他们的差异有目共睹,不如说,若还有任何方法能让摩根快速赶上,他绝对会避开这一招险棋。摩根永远提前察觉危险,知道梅林面上的笑没有几次是发自真心。猎户驯养狗,人类却还远不能驯服危险,梅林正是危险之一。假如亚瑟和尤瑟是摩根痛恨的第一二名,梅林当之无愧位列第三。


阳光照着他的脚和冻结的湖水。冰面裂了一处,破口里散出几粒冰屑。摩根半眯着眼,它们就像火里的果实一样噼啪作响,继而消失。他为恶作剧轻声笑了,低下头掸掉树梢落下的冰渣。


就在那个刹那,一种无形的恐惧忽然支配摩根,他不受控制地发抖。


一道旋风落在背后。有谁在那儿,他清晰感觉到了,迟迟不想回头,只在心里盘算如何脱离陷阱。往常他有的是办法,今天等在那的对手却比他更擅长逃跑。摩根慌乱地呼吸,背靠树干,察觉到那股凛风一样的气流逐渐靠近。


“午安。”梅林的声音就贴着他的耳廓。


摩根反手一击,刺出一大段波动的魔力,可那儿什么人都没有,梅林又一次落在他身后,用一截发凉的东西顶着他后脑。


两手空空的梅林抵得过千军万马,拿着法杖就更进一级,他用的法杖很奇特,老木杆子末端插着一截匕首般的刀刃。摩根毫不怀疑它现在就在他脑后。


他们双双沉默,片刻,摩根先笑起来。他忽然觉得可笑,为什么在得到了薇薇安的一切之后他还会感到不自在?是他,还是灵魂里的其他人在恐惧?


摩根缓缓转过脸。他原本的眼睛是深蓝色,如今成了镜湖般的浅蓝。他用那双眼睛打量梅林兜帽下漏出的一截银色发尾,笑得不怀好意。


“你有资格替薇薇安质问我吗?”


“当然不了。我不能为自己吗?”梅林放下杖子,竟然也笑起来,和蔼地看着他,“你和她是不是一个人,又有什么区别?”


他猛地箍住摩根的喉咙,神情还是那样友好。摩根剧烈挣扎,那只手纹丝不动,另一只在他身前徘徊片刻,拉掉了兜帽。金发散落下来,衬得摩根脸色越发苍白。


梅林好奇地看着他,眼神里一点愤怒都没有。他完全没表现出介怀,仅仅是打量爬虫一样打量摩根的脸。


“没道理吸收得这么快……”梅林喃喃说着,眼神落到摩根腹部,很快舒展眉头,喜形于色,“……原来如此,是这个把戏。”


他掰着摩根的脸左右端详,那种打量死物的感觉与摩根看冰柱落在雪堆里无甚区别。摩根感到剧烈想吐,喘息着,掰着他的手腕试图脱身,但薇薇安的灵魂残渣在他身体里叫嚣渴望,挫平杀意。他甚至有点控制不了脑子,开始期待梅林会做什么。


可就在那刻,梅林放开他,柔和又文雅地道了一声再见,转身离开了。


一袭白袍落在雪里并不起眼,很快无影无踪。摩根站在雪地里,好一会儿才感到恨意漫上心头。过去他对他只是提防,今天首次生出了置之死地的冲动。


他像憎恨冬夜的暴风雪那样憎恨梅林,为着一些自己也说不明白的原因,他开始发抖,难受得跪倒在地不住干呕,一阵阵的眼前发黑,过了许久才停歇。


摩根伸手找一件能扶的物件,乱摸中被石子划破了手指。血滴在雪里,看得他两眼发直,直到指尖伤口几近冻住,才举起来放到嘴里吮一口。


魔力残渣混着血液落在嘴里,只在这一瞬间,他与薇薇安生出共识——这是混合了爱憎的血,带着一点甘甜,芳香明亮有如初春花苞,属于过去的薇薇安;还有浓浓血气,又腥又苦憎如爱之深,却可悲地不全属于他摩根。


 





女仇家

Ode An Die Freude:

斯卡哈x梅芙






梅芙从一张半开的电影海报上知道斯卡哈:漂亮、干练,有胸有腿,演技精湛,是蠢男人们看了彻夜难眠的类型。


那时她还没干现在这行,没有喜欢库丘林,没想着要包一个帅哥当小蜜。家境优渥如她,养尊处优惯了,想不通世上男人有任何理由不喜欢自己,就像她也没有理由喜欢天天出现在库丘林附近的斯卡哈。


圈里盛传斯卡哈是库丘林师父,从出道开始带着教表演,绯闻周刊上了十几二十次,共演节目一搜好几十页,本人从未否定,四舍五入,能算是金婚夫妇。杂志上写斯卡哈“冷若冰霜,幽若幻梦”,梅芙嗤之以鼻却也不能违心,勉强认可那副皮囊。实际根本不放在眼里——会混的女人怎能端着?不用心经营迟早一败涂地。


她做杂志前就对库丘林有好感,入行以来见面不少,连带着与斯卡哈也打过照面。上个月公益晚会,梅芙职责在身,盛装去了,下跑车恰好撞见衣香鬓影灯红酒绿里库丘林与斯卡哈沐浴着闪光灯进场,燕尾服搭露背黑长裙,彩色领带配钻石项坠,哪里有她插足的份。可说美貌梅芙不输斯卡哈,男人一定认为她俩是女人的两个极致,好比胸和腿、钻石珍珠、太阳月亮,非此即彼——平分秋色可以,落于人后不行。


梅芙当机立断迎上前与库丘林搭话,眼波婉转瞄向斯卡哈,笑得又甜又讨喜:“本人比照片还漂亮,您好,我是自由周刊的梅芙。”


斯卡哈看看她,又看看库丘林,微微一笑:“记性不行。”随便一握手,端起香槟走了。


梅芙远远看见她与大赞助商吉尔伽美什相谈甚欢,再看库丘林,一旁笑得闷声不响,无名火中强颜欢笑,气得一晚上没睡好。


男人不是狗也不是狼,要养,又不能彻底撒手放养。梅芙十几岁交第一个男朋友,三个眼神手到擒来,五句甜言收入囊中,从未想过危机感三字与自己沾边。斯卡哈与她背道而驰,既不主动也不张扬,冷冷拔着头筹,好事全占了。梅芙躺在床上,回想过去收到的男友巧克力,手工品牌,顶得上半双球鞋。其实不如她四分之一瓶香水,但她珍重地收下,报以嫣然巧笑。她把第一颗和最后一颗都送给男朋友:“巧克力会吃完,多可惜啊,真希望每天打开盖子都是满满一盒。”


可可粉混糖,不值钱,可他的爱慕和迷恋重逾千斤,梅芙愿意为那说几句好话。


而斯卡哈宛如巧克力背后的隐患,是好梦将尽冰冷现实到来的预兆,是梅芙连胜路上最大的石块。


她实在是喜欢不上她。


 


同月下旬,斯卡哈新电影《永生》杀青,梅芙身为自由周刊的当家花旦,不情不愿去试映会公关。她不是没办法写几篇娱乐报道,冥冥中却觉得用上一丁点手段就是输了,斯卡哈从不为业内风向侧目,与新片角色有六七成相似,疏于人群又精于专业。这种无懈可击最招梅芙讨厌。


笔杆在手,她决心要写几句让那女人冷冰冰的表情动一动。


为库丘林,梅芙看过不少斯卡哈的电影。斯卡哈什么都演,戏里戏外两个人,成名作《穿越荆棘》创下上映三天2.54亿票房的好成绩,与知名导演李奥纳多·达芬奇(现在要叫达芬奇小姐了)关系也很好,先后合作《螺旋公寓》、《自灰烬而来》、《埃尔梅罗会议》等多部作品。


除了女特务和杀人狂,新婚妻子、女性瘾患者等也不在话下。谁都看不透斯卡哈到底是什么样,几十个影子叠出十六面体的她,看得梅芙头晕脑胀。想起她又要想起那句莫名的“记性不好”,梅芙很难不在意。


试映会上满是熟人,梅芙一身白色小礼服,盘起公主头,捏着手包光彩照人地进门,迎面看见斯卡哈与导演达芬奇和男一梅林·安布罗修斯在自助席边闲聊。库丘林混在女宾堆里笑得正高兴,他身边永远不缺女人,招个手也算绅士的慷慨。


库丘林的经纪人弗格斯与斯卡哈交情也好,亲自端来香槟给梅芙:“老场面了,您多多美言。”


“总演一种角色多没意思,”梅芙狡诈地眨眨眼,“期待惊喜。”


说完又想起什么,问弗格斯:“我记性很差吗?”


弗格斯心领神会地笑起来:“何出此言?”


梅芙指指进门处硕大的海报。巨大一张斯卡哈的特写,随空调风微晃,刻有条形码的眼珠像在闪烁。


“她说的。”


弗格斯耸耸肩,凑到梅芙耳边,再三要求她做好准备。


“年初你喝醉酒跌进喷水池的事,记得吗?”说的是年初在吉尔伽美什别墅群里的小型媒体宴会,梅芙差点闹出大洋相,弗格斯压低嗓音,“其实捞你出来的不是库丘林,是她。”


梅芙张着嘴愣了一会儿,不知该作何反应。


弗格斯善解人意,知道她喜欢鱼子酱小饼干,却不知道她此刻胃口全无。


试映开始前导演浅谈了几句,梅芙全没听进去。今天的斯卡哈穿一身绛紫色低胸渐变长裙,颈间空无一物,只在腰间束了根黑色细皮带。达芬奇讲话时,她悠闲地靠在椅背上,眼睛扫过记者席。


梅芙也正盯着台上,她们的眼神在空中交汇一秒,快速断了。斯卡哈冲她眨了一下眼。


毫无深入,梅芙却觉得斯卡哈在嘲笑自己。


幸好灯暗得快,没让任何人看到她的神情。


 


梅芙看过斯卡哈那么多电影,除了她什么都注意不到却是第一次。


女主角走在街上梅芙甚至不觉得那是斯卡哈,完全是不认识的别的谁,眼里怀着热忱,充满对未来的善意,直到她走进诊所,利落地杀了三个人,腕表上的计数增加57。116分钟里斯卡哈杀了包括父母在内的十六个中年或老年人,大多是无法自杀又不得不去死的无奈之徒。作为回馈,女主角得到所有人剩余的寿命。她的漫长生命始于一封委托信,终于新德里街头遇见的另一个同类。影片中,斯卡哈饰演的女主角无数次尝试自杀,无一成功,同类是她的唯一出路。


如果女主角不是那么愿意怜悯,梅芙意识到,她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她先动手时对方露出了卑劣又喜悦的笑容。


但又说不上哪里古怪。过去梅芙从未透过角色看一个演员。孤独不该是有形的东西,不该在银幕以外的地方上演。


达芬奇的空镜头往往别有用意。最后一幕从决战的楼顶上移,滑向城市另一头。墓地中央唯一的空位上摆着女主角事先备好的照片。


梅芙曾在汉斯的小说里看过类似悲剧,不足为奇,斯卡哈看向镜头时她却第一次在银幕里看到“她”。


防水睫毛膏再坚不可摧也防不住锁骨以下的方位,灯光亮起时梅芙的手包上有两三点深色圆斑。参演演员里有她偏爱的几个新晋男艺人,然而今晚除了斯卡哈她什么都感受不到。


 


梅芙满可以写一篇报道批评这部稍显血腥的电影,但她没有。


与一贯风格过于不符,以至于惊动了斯卡哈几日后亲自致电邀她共进晚餐。















几个小梗列一下,一目了然的就不说了


达芬奇现在要叫达芬奇小姐,捏他龌龊司机姐妹


《穿越荆棘》取自宝具名


《螺旋公寓》=空境联动活动,师匠有出场


《自灰烬而来》是斯卡哈体验任务第二章标题


《埃尔梅罗会议》捏他第五章第16节小标题《埃尔隆德会议》,本节第三部分是斯卡哈对南丁格尔的发言,“我早已在遥远的过去跨越了真正意义上的死”

变形金刚IDW漫画(全)

悲叹之墙:

趁着变5上映,把所有的IDW的变形金刚漫画全部按照顺序整理了一遍,并且把章节对应的官方小说全部放到文件夹里了,小伙伴卖安利也很方便。




请小伙伴们帮扩一下哈~


漫画是按照顺序整理好的,这样也看起来方便。




漫画地址点这里哦~




模型狂热,一时半会治不好了.........在我停下手之前就这样吧

非常,非常,非常的想看虎子杂兵的自由战争梗。虽然他们全都是一群活不过刑期的可怜虫........

旋刃:you’ve all forgetten bout the punk!!!!!!! ocean太太的lolita狂飙梗,草稿 旋刃和弹弓是给糖饼的贺图,细化【涂黑】了一下,感受到了我画的烂.........诸君,我喜欢游戏

【你令我不知所措。】☜甜死了这句

【这疼痛是因为我爱你】

这句话是生活在废墟的小玛茜的记忆影像说的,我一直在想她是不是在那时候就已经被父母之一转化了,不过应该是我想太多OTZ

正经悬疑漫画的人设,同性R18G性内容有,人造人年下狂犬攻和他的造物主的梗太赞了,动物半拟人的梗来自墨萨德【x 墨萨德太棒了说一万次

少女漫画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