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zstyHRe

信仰克苏鲁的汽车人,热爱彩虹小马的人偶爱好者,混入scp的拉文克劳,已及生活在Land of Ooo的lolita收藏癖。deadpool在上,让我们走出southpark,在自家的门前插上一束逆十字架吧。因为【The Machine】正在看着你。

女仇家

Ode An Die Freude:

斯卡哈x梅芙






梅芙从一张半开的电影海报上知道斯卡哈:漂亮、干练,有胸有腿,演技精湛,是蠢男人们看了彻夜难眠的类型。


那时她还没干现在这行,没有喜欢库丘林,没想着要包一个帅哥当小蜜。家境优渥如她,养尊处优惯了,想不通世上男人有任何理由不喜欢自己,就像她也没有理由喜欢天天出现在库丘林附近的斯卡哈。


圈里盛传斯卡哈是库丘林师父,从出道开始带着教表演,绯闻周刊上了十几二十次,共演节目一搜好几十页,本人从未否定,四舍五入,能算是金婚夫妇。杂志上写斯卡哈“冷若冰霜,幽若幻梦”,梅芙嗤之以鼻却也不能违心,勉强认可那副皮囊。实际根本不放在眼里——会混的女人怎能端着?不用心经营迟早一败涂地。


她做杂志前就对库丘林有好感,入行以来见面不少,连带着与斯卡哈也打过照面。上个月公益晚会,梅芙职责在身,盛装去了,下跑车恰好撞见衣香鬓影灯红酒绿里库丘林与斯卡哈沐浴着闪光灯进场,燕尾服搭露背黑长裙,彩色领带配钻石项坠,哪里有她插足的份。可说美貌梅芙不输斯卡哈,男人一定认为她俩是女人的两个极致,好比胸和腿、钻石珍珠、太阳月亮,非此即彼——平分秋色可以,落于人后不行。


梅芙当机立断迎上前与库丘林搭话,眼波婉转瞄向斯卡哈,笑得又甜又讨喜:“本人比照片还漂亮,您好,我是自由周刊的梅芙。”


斯卡哈看看她,又看看库丘林,微微一笑:“记性不行。”随便一握手,端起香槟走了。


梅芙远远看见她与大赞助商吉尔伽美什相谈甚欢,再看库丘林,一旁笑得闷声不响,无名火中强颜欢笑,气得一晚上没睡好。


男人不是狗也不是狼,要养,又不能彻底撒手放养。梅芙十几岁交第一个男朋友,三个眼神手到擒来,五句甜言收入囊中,从未想过危机感三字与自己沾边。斯卡哈与她背道而驰,既不主动也不张扬,冷冷拔着头筹,好事全占了。梅芙躺在床上,回想过去收到的男友巧克力,手工品牌,顶得上半双球鞋。其实不如她四分之一瓶香水,但她珍重地收下,报以嫣然巧笑。她把第一颗和最后一颗都送给男朋友:“巧克力会吃完,多可惜啊,真希望每天打开盖子都是满满一盒。”


可可粉混糖,不值钱,可他的爱慕和迷恋重逾千斤,梅芙愿意为那说几句好话。


而斯卡哈宛如巧克力背后的隐患,是好梦将尽冰冷现实到来的预兆,是梅芙连胜路上最大的石块。


她实在是喜欢不上她。


 


同月下旬,斯卡哈新电影《永生》杀青,梅芙身为自由周刊的当家花旦,不情不愿去试映会公关。她不是没办法写几篇娱乐报道,冥冥中却觉得用上一丁点手段就是输了,斯卡哈从不为业内风向侧目,与新片角色有六七成相似,疏于人群又精于专业。这种无懈可击最招梅芙讨厌。


笔杆在手,她决心要写几句让那女人冷冰冰的表情动一动。


为库丘林,梅芙看过不少斯卡哈的电影。斯卡哈什么都演,戏里戏外两个人,成名作《穿越荆棘》创下上映三天2.54亿票房的好成绩,与知名导演李奥纳多·达芬奇(现在要叫达芬奇小姐了)关系也很好,先后合作《螺旋公寓》、《自灰烬而来》、《埃尔梅罗会议》等多部作品。


除了女特务和杀人狂,新婚妻子、女性瘾患者等也不在话下。谁都看不透斯卡哈到底是什么样,几十个影子叠出十六面体的她,看得梅芙头晕脑胀。想起她又要想起那句莫名的“记性不好”,梅芙很难不在意。


试映会上满是熟人,梅芙一身白色小礼服,盘起公主头,捏着手包光彩照人地进门,迎面看见斯卡哈与导演达芬奇和男一梅林·安布罗修斯在自助席边闲聊。库丘林混在女宾堆里笑得正高兴,他身边永远不缺女人,招个手也算绅士的慷慨。


库丘林的经纪人弗格斯与斯卡哈交情也好,亲自端来香槟给梅芙:“老场面了,您多多美言。”


“总演一种角色多没意思,”梅芙狡诈地眨眨眼,“期待惊喜。”


说完又想起什么,问弗格斯:“我记性很差吗?”


弗格斯心领神会地笑起来:“何出此言?”


梅芙指指进门处硕大的海报。巨大一张斯卡哈的特写,随空调风微晃,刻有条形码的眼珠像在闪烁。


“她说的。”


弗格斯耸耸肩,凑到梅芙耳边,再三要求她做好准备。


“年初你喝醉酒跌进喷水池的事,记得吗?”说的是年初在吉尔伽美什别墅群里的小型媒体宴会,梅芙差点闹出大洋相,弗格斯压低嗓音,“其实捞你出来的不是库丘林,是她。”


梅芙张着嘴愣了一会儿,不知该作何反应。


弗格斯善解人意,知道她喜欢鱼子酱小饼干,却不知道她此刻胃口全无。


试映开始前导演浅谈了几句,梅芙全没听进去。今天的斯卡哈穿一身绛紫色低胸渐变长裙,颈间空无一物,只在腰间束了根黑色细皮带。达芬奇讲话时,她悠闲地靠在椅背上,眼睛扫过记者席。


梅芙也正盯着台上,她们的眼神在空中交汇一秒,快速断了。斯卡哈冲她眨了一下眼。


毫无深入,梅芙却觉得斯卡哈在嘲笑自己。


幸好灯暗得快,没让任何人看到她的神情。


 


梅芙看过斯卡哈那么多电影,除了她什么都注意不到却是第一次。


女主角走在街上梅芙甚至不觉得那是斯卡哈,完全是不认识的别的谁,眼里怀着热忱,充满对未来的善意,直到她走进诊所,利落地杀了三个人,腕表上的计数增加57。116分钟里斯卡哈杀了包括父母在内的十六个中年或老年人,大多是无法自杀又不得不去死的无奈之徒。作为回馈,女主角得到所有人剩余的寿命。她的漫长生命始于一封委托信,终于新德里街头遇见的另一个同类。影片中,斯卡哈饰演的女主角无数次尝试自杀,无一成功,同类是她的唯一出路。


如果女主角不是那么愿意怜悯,梅芙意识到,她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她先动手时对方露出了卑劣又喜悦的笑容。


但又说不上哪里古怪。过去梅芙从未透过角色看一个演员。孤独不该是有形的东西,不该在银幕以外的地方上演。


达芬奇的空镜头往往别有用意。最后一幕从决战的楼顶上移,滑向城市另一头。墓地中央唯一的空位上摆着女主角事先备好的照片。


梅芙曾在汉斯的小说里看过类似悲剧,不足为奇,斯卡哈看向镜头时她却第一次在银幕里看到“她”。


防水睫毛膏再坚不可摧也防不住锁骨以下的方位,灯光亮起时梅芙的手包上有两三点深色圆斑。参演演员里有她偏爱的几个新晋男艺人,然而今晚除了斯卡哈她什么都感受不到。


 


梅芙满可以写一篇报道批评这部稍显血腥的电影,但她没有。


与一贯风格过于不符,以至于惊动了斯卡哈几日后亲自致电邀她共进晚餐。















几个小梗列一下,一目了然的就不说了


达芬奇现在要叫达芬奇小姐,捏他龌龊司机姐妹


《穿越荆棘》取自宝具名


《螺旋公寓》=空境联动活动,师匠有出场


《自灰烬而来》是斯卡哈体验任务第二章标题


《埃尔梅罗会议》捏他第五章第16节小标题《埃尔隆德会议》,本节第三部分是斯卡哈对南丁格尔的发言,“我早已在遥远的过去跨越了真正意义上的死”

变形金刚IDW漫画(全)

悲叹之墙:

趁着变5上映,把所有的IDW的变形金刚漫画全部按照顺序整理了一遍,并且把章节对应的官方小说全部放到文件夹里了,小伙伴卖安利也很方便。




请小伙伴们帮扩一下哈~


漫画是按照顺序整理好的,这样也看起来方便。




漫画地址点这里哦~




模型狂热,一时半会治不好了.........在我停下手之前就这样吧

非常,非常,非常的想看虎子杂兵的自由战争梗。虽然他们全都是一群活不过刑期的可怜虫........

旋刃:you’ve all forgetten bout the punk!!!!!!! ocean太太的lolita狂飙梗,草稿 旋刃和弹弓是给糖饼的贺图,细化【涂黑】了一下,感受到了我画的烂.........诸君,我喜欢游戏

【你令我不知所措。】☜甜死了这句

【这疼痛是因为我爱你】

这句话是生活在废墟的小玛茜的记忆影像说的,我一直在想她是不是在那时候就已经被父母之一转化了,不过应该是我想太多OTZ

正经悬疑漫画的人设,同性R18G性内容有,人造人年下狂犬攻和他的造物主的梗太赞了,动物半拟人的梗来自墨萨德【x 墨萨德太棒了说一万次

少女漫画人设

第二个已经打算用人设画成少女漫画了,用电子头盔上变化的颜文字和单词表达情感的审美异常高中少女和史莱姆状的幻形灵的少女漫画。说真的,我好心动啊【棒读】